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新澳门登陆 >

吉林延边:三个大学生的扶贫故事

2020-05-06 09:38新澳门登陆 人已围观

简介王婶,喷消毒水了吗?可不能让杂菌进去啊。金星辉蹲在地头,查验菌袋。北大毕业招才引智在村里农民眼中高大上的标签,并不影响他2017年到老庙村驻村后变成接地气的农村小伙。...

  “王婶,喷消毒水了吗?”“可不能让杂菌进去啊。”金星辉蹲在地头,查验菌袋。“北大毕业”“招才引智”——在村里农民眼中“高大上”的标签,并不影响他2017年到老庙村驻村后变成接地气的“农村小伙”。

  和金星辉一起经历转变的,还有其他两个大学生——同为“90后”名校毕业生的郑文杰和金明吉。3人都是共青团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州委下派老庙村的驻村干部。

  老庙村位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,是这个昔日的深度贫困县里最偏远的村子之一。村里青壮劳动力多外出打工,剩下的老人想搞个合作社都费劲。“有的贫困户一连几个月收入为零。”金星辉回忆刚驻村时的情景说。

  改善村容村貌、规划扶贫产业……然而摆在3个朝鲜族小伙子面前的第一道难题,是如何听懂村里通用的山东方言。不会讲土话、刚毕业没多久,一些老村民开始“欺负”他们,纷纷质疑:“比俺家娃儿还小,村里事儿懂个啥?”

  挤在凸凹不平的土炕上,3人经常失眠。本可以靠高学历在大城市“吃香”,没想到却在贫困村碰了壁。

  “想扶好贫,就要做好村民的思想工作。”3名大学生为贫困户打扫庭院、劈柴烧火、跑腿代购……硬是把自己折腾成了村里的管家。村里规划扶贫产业,确定发展食用菌项目后,金明吉奔走多地请来农技人员,为村民科普种植知识。

  “小郑,贫困户咋报医药费?”“小金子,带我去镇里办个事吧。”渐渐地,哥仨从初来乍到时没有存在感,到后来“比亲儿子还好使”,村里遇到大事小情都会先找他们帮忙,曾被调侃“入错行”的金星辉成了半个“土线年底,老庙村贫困发生率45.8%,目前,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已全部脱贫。在郑文杰结束驻村工作后,金星辉、金明吉成了被重点“关注”的对象。今年4月,汪清县正式摘帽,村民们第一反应不是庆祝,而是担心两个“小金子”要回城。脱贫户程学美找到他们说:“别走啦,我找村主任给你们落户、娶媳妇。”

  平时金星辉喜欢站在村头的桥上,对比东西两边的新村和老村,这是他们奋斗的印记。对于老庙村的未来,他还有很多规划:把食用菌项目做大做优、高速服务区落成后设岗……“把青春的汗水洒在这片土地上,挺好的。”金星辉说。

Tags: 扶贫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85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